面瘫九

【孟卫】我没病-01

*实习医生攻和患者受的故事


*小毛熊病娇黑化可能有


*OOC严重


*能不能连载是个问题毕竟作者懒






Wiley第一次见到David的时候,脑海里首先浮现出来的是由贵香织笔下有些纤细有些阴郁的美少年。


 


雨还在下,青和黛色交融在一起,天边浮现出一种极致的颜色。


Wiley那个时候还不是正式医生,但是David已经开始经常在门诊室的门口椅子上,低着头厚重风衣的帽子扣在脑袋上。


 


金发碧眼的青年敏捷的从医院干净的旋转玻璃门外闪进来,抖落白大褂上零星的水珠的同时活泼甜美的声线将显得有些空寂冷漠的白惨惨医院大厅点缀的逐渐鲜活起来。


前台后面脑袋凑在一起的小护士微笑着冲他招了招手,Wiley挑了挑金色的眉毛,以一种极其轻盈的步调跳过去,帆布鞋底沾着水在白瓷砖上发出刺耳的吱吱声。


“今天有没有八卦被主任抓啊?”


“还废话,你今天迟到了十分钟,看你一会儿不被主任骂。”


“今天下雨嘛。”金发青年眨了眨澄澈钻蓝色的左眼,“再说了,有你们这群——美丽的——小姐在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我挨骂的对吧。”


Wiley喜欢看女孩们被他逗得捂嘴发出悦耳笑声的样子,虽然他早就知道他对妞没兴趣,在左耳上打上那个引人注目的黑色耳钉的时候他就变得更加和他金发一样的张扬和肆无忌惮。他把圆珠笔在拇指上轻巧的弹了弹签下自己的名字,正准备想前台左侧的办公室走近的时候,经常性空无一人的门边那排塑料等候椅上多出来的一个东西晃入他视网膜的边缘。


 


是一个青年。Wiley是在走近两步悄悄上下打量了一下才确定那不只是个堆在座椅上的毛团子——尽管快要入冬也穿的过于厚了。他的头埋在大兜帽里,只能看到露出来尖削苍白的下巴,缝隙间露出一点黑色毛茸茸的刘海,看着有些刺,不知道摸起来扎不扎手。


Wiley被自己这个诡异的想法吓了一跳,伸出去想要拍拍那人肩膀的手也触电一般蜷缩了一下,不自然的握成拳。


 


青年向后退了一步,“这家伙怎么回事?”他没发觉他似乎是无意识的把声调按低了些。他自己归于礼貌而并不是不想打扰到这个看似在休息的家伙。


“你才来实习不知道这回事,”一个女护士将手肘撑在前台上凑过来在Wiley耳边说,“他两年前就经常来这里坐着了,至少两周一次。”说罢,她瞥了一眼那黑发青年,食指在太阳穴周围绕了几圈,耸耸肩。


金发青年了然,虽知道她没有恶意还是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在两个小护士惊愕的目光下重重的坐在那青年的身边,椅背不堪重荷发出吱呀的一声。


“俄罗斯人?”


那青年岿然不动,像是对他的话毫无反应。Wiley注意到他缩在袖口里的手,露出白净的五指和深色的布料形成鲜明的对比。黑发青年的手很好看,像是常年弹钢琴的手,又纤长又白皙,Wiley忍不住想那具裹在大衣里的胴体是不是也这么漂亮。


Shit. 他懊恼的敲了下自己的脑袋,精虫上脑也太没自控力,是有多长时间欲求不满,不过一想上一个男友也已经是三个月以前的过去时了。


就在他放空的这个时候,旁边门突然打开吓得他一突突。头发花白的主任一边咳嗽一边朝自己永远没有时间观念的学生投了个不满的眼神。Wiley讨好的笑,准备像往常一样上去殷勤的捏肩捶腿顺便用自己洋娃娃一样(Wiley语)的笑容来软化这块老石头的时候,后者忽然眼神复杂的看了门边埋着头的青年一眼,然后伸出右手制止了Wiley即将踏进门槛的脚。


“Wiley你等十分钟。你先和我进来。”他指的是行为怪异冷淡的青年。


那家伙出乎意料的听话,身体晃了晃慢慢的站起来,棉大衣都能看出瘦削的肩线。他走的很不稳,像久病之人一样软绵绵的,弱不禁风的样子。Wiley想要伸出去扶他一把的手最后还是没伸出去。


他擦过他的肩膀时帽子歪了歪,Wiley看见了一双蓝灰色的眼睛。


像公寓门前那只猫一样的蓝灰色,很漂亮。


 


Wiley将耳朵贴在门前半天什么也没听到,不知道是他们的谈话声压得太低还是根本就没有说话。他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回刚刚青年坐过的椅子上。周身那股阴冷尖锐的气息还是散不去,他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感觉美国人身体血液里特有的兴奋因子都活泛不起来。


身边的门毫无征兆的被砸响,发出震耳欲聋的砰砰声。他腾地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


 


门把手似乎是被人焦急的按了好几次才得以打开,他熟悉的那个老主任捂着胳膊踉踉跄跄的撞出来,Wiley眼尖的瞥到指缝间白大褂染上的一块红。他对那两个忍不住惊叫的女护士打了个放心的手势,在老医生不断招呼着保镖的颤巍巍的声音里飞快的冲进了办公室。


刚进去的一瞬间他就差点没被地上掀翻的一堆档案绊倒,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的同时顿时发出一声哀嚎。


“那可是我在老家伙欺压下花了三天时间整理好的手稿!”这一声的声嘶力竭似乎让站在办公桌后面的破坏者愣了一下,金发青年趁机翻过桌子将黑发青年扑倒在地。


“唔!”身下人发出一声闷哼,面朝下被按在瓷砖地面的感觉应该不是那么好受,Wiley想。他的大衣已经被脱掉扔在地上,他的手掌隔着薄薄的白衬衫布料压在那人突出的蝴蝶骨上,“别动,小家伙,如果你不想等到警察来把你拷走的话。”他的嘴唇几乎贴上身下人裸露出来的脖颈。


 


所以,作为一个美国人,Wiley真应该知道那句话:永远不要高兴的太早。


黑发青年手肘重重往后面一撞,正好顶在Wiley肚子上,然后趁着后者疼得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一膝盖顶在侧腰。


金发青年嗷的一声软软的倒在地上装死。他应该早就想到战斗民族怎么可能小觑。他眯着眼看着青年揉揉脖子站起来,然后居高临下的回头看着他。


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冷冷的盯着他,底下淡淡一圈的青色衬得肤色有种病态的苍白,典型的病态美少年的样貌,尽管他的力气感受起来可是一点不病态。


黑发青年盯着他吐了一口气,将他手里的剪刀扔在地上,然后在一群保镖冲进来的一瞬间拉着还倒在地上的Wiley拽起来翻窗就跑。


 


-TBC-



评论(1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