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瘫九

一日囚 之 道德困境

 一日囚 之 道德困境


人物严重OOC/全是Bug/文笔渣.


  

  01.

       尘土的味道让他用力的呛咳起来,来自腹部的击打连带起一串抽搐般的痛楚,青年蜷缩着捂住肚子,五官疼得几乎扭曲。他再也咳不出,也吐不出一口空气,像脱水的鱼在地上大口喘息。

他眯起眼睛看着天空,视野里一片白茫茫刺眼的阳光,连头顶上的几个黑色人影也虚浮的只剩下一层光圈。他感觉还没完,恐惧的看着阴影在肆虐的阳光下变得一片漆黑。有人拉住他的双臂开始拖拽,腹部由于衣物的牵拉贴着滚烫的沙砾。


      “哎,你们,再不散开我报警了啊。“有人操着一口不那么标准的普通话,小心翼翼的带着海边的咸湿味。”……我我我真报警了啊。哎你别打他脸呀!“

  

      人影稀稀拉拉的散开。


      他耳里嗡嗡地,肋骨和膝盖嘎吱嘎吱的疼,走远的那群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像心电仪检测不到生命体那种平直刺耳的尖鸣,他记得他在爸爸去世时听到过一次。

  ”啧啧啧,这么好看的脸也舍得下手,这群人狗眼长哪儿去了。“有人捏着他的下巴转了转,一不小心指尖碰了淤青带来刺痛,罗志祥睁开被血糊住的一只眼睛,费劲的抓住那人的手从自个儿脸上拽下去,视野依稀清明里,看见的就是小痞子模样的黄渤。

  可能是那时候就喜欢偷偷躲起来看着他了吧,看着他眼睑下面扎眼的那颗泪痣。

  

  罗志祥丢下手里的刀,坐在墙角黄渤的尸体边上。

  

  02.

  目前来说,罗志祥短暂的半辈子没像别的文章主角干过几件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过如果失手杀死黄渤算的上一件的话,他宁愿自己永远活的像个低微到尘土里的配角。

  上街,挨打,抢钱,他就像一具混乱的行尸走肉,用冷漠的逼出描绘着干枯,死板,空虚的外形,为了在社会底层讨口吃食无恶不作。这个时候他总会把目光习惯性的追随到黄渤的身上,妄想从他的背影弄清楚他是怎么在这具熔炉里行走的如此潇洒自在。

  当拦住的那个女人开始用整条街听得见的分贝尖叫起来时,罗志祥开始认真反省这可能是他今天犯得最大的一个错误。青年一下子慌了神,手忙脚乱的往后退,避开女人光鲜亮丽的尖利指甲抓来抓去的动作并且试图逃跑,但却被死死的抓住衣摆的一角。

  黄渤拧着街头傻子的耳朵吹着小口哨晃到街角的时候,就看见成天跟在自己屁股后边的人被一个中年女子逼到墙角,想躲躲不开想逃逃不掉,后背紧贴着墙壁,可怜兮兮的。他撇了撇嘴,正巧留意到罗志祥右脸颊下方被指甲划出的一道细小血痕,脸一下子就黑了下去。拍拍傻子的脑袋给他推到一边,黄渤径直走过去。

  尽管缩到了墙角,女人依旧不依不饶,还抓住他的手腕往他向派出所的方向拉,罗志祥被逼的彻底失去了耐性。他的手指摸到了衣兜里上次受伤后黄渤送给他用来防身的弹簧刀。

  

  那玩意儿,他本只是想拿出来吓唬她一下的,他发誓。

  刀尖扑哧一声刺进血肉的时候,罗志祥看见两张脸。

  黄渤的脸。女人的脸。

  黄渤因为痛苦扭曲的脸,女人因为惊恐变形的脸。

  

  03.

  

  黄渤倒在血泊里的时候,双手还保持着张开保护的动作拦在罗志祥面前,后者惊慌的想去扶,却被他连带着扑通一下双双摔倒在地。黄渤在他身子上压着,带着血腥味的鼻息喷在他颈侧,鲜红的液体哗啦哗啦的从腹部和刀子的衔接处涌出来。罗志祥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抱着黄渤越来越沉重的身子向墙角挪,捂着伤口的手抖得像筛子,带着台湾腔的哀求几乎细弱的听不清。

  身边人的身体终究还是一点点冰凉下去,罗志祥抱着黄渤坐了一会儿,然后猛地捡起地上的刀,将沾着鲜血的刃抵在脖子上狠狠的发力。铁的冰冷贴上薄薄皮肤下疯狂跳动的青色血管,泪水流了满脸,最终刀子还是在抖得不行的指间掉落下来。他捂住喉咙处被拉出来的一道浅浅渗血的伤痕,将闭着眼的黄渤扶起来贴在墙角,然后安静的坐在他身边,将闻到血腥味而从各个潮湿肮脏的角落钻来的小动物赶走。

  他抱着黄渤,双臂圈住他的腰,下巴垫在男人谈不上厚实的肩胛上。后者的脑袋软软的垂着,眼角下的泪痣变得了无生机。罗志祥感受着他所爱恋的人温暖的血液在手掌之下疯狂的涌动,他们贴得那么近,几乎是鼻尖对鼻尖的距离。

  平常自己是不是一辈子都没有可能有和他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的机会?罗志祥这样问自己。

  似乎是两个人在他脑海里争辩不休,罗志祥点头又摇头,最后眼神变得疯狂,将搂住黄渤的手又紧了紧,尖削的下巴抵在那人后背上。

  环抱住黄渤的那双手,像哄婴儿入睡般轻轻在他背后拍了拍。

  

  04.

  

  第二天罗志祥在肮脏阴暗的巷子里疲惫的睁开双眼时,身边那股血腥味不见了,黄渤的尸体也不见了。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过度惊吓给身体带来的超负荷导致的腿软,跌跌撞撞挣扎着跑出了巷口。

  街头傻子吹着泡泡糖,从青年眼底下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冷不丁被罗志祥抓住了破旧还沾着菜汁的领子,吓得连泡泡糖也差点一同吞下肚。

  ”黄渤呢?“罗志祥十指绞住他的领口,指节泛青,牙关咬的发酸。傻子吓得呜呜直叫,鼻涕眼泪一起流,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我问你黄渤呢??“

  ”哎哎哎。我说小猪啊,现在怎么连你也开始学会欺负人了?“

  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带着青岛味的口音慢悠悠又带点责怪的说,然后在罗志祥耳朵里一点一点温柔模糊下来。

  ”找谁那,我还没死呢就在这叫叫叫。“黄渤拍了两下罗志祥的额头。

  罗志祥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整个世界安静的旋转了一会儿。

  

  05.

  他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天之内,严严实实的,根本找不出逃离的缝隙。看着被自己亲手误杀的爱恋着的人带着一脸没事儿人的表情向他走来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折磨,但对他来说又是巨大的狂喜,然而之中却有种不知名的反面情愫。

  很快,他就发现了这是因为什么而造成。

  他不能再像那一刻紧紧的拥抱他了——黄渤死亡的那一刻。那种血腥铁锈味间包裹住的浓浓的甜蜜像是莫名的磁场吸引着他。青年揉揉黑色的乱发,神色平静的跟着黄渤走进了那条巷子。

  他又一次杀死了他。不是误伤。还是他送他的那把弹簧刀。

  每天血腥味充满整个狭窄小巷的时候,就是罗志祥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候。

  他并没有注意到,被磨得异常锋利雪白的刀刃上,映出他喉咙出那道逐渐愈合的浅褐色伤疤。

  

  06.

  黄渤掸掸衣袖上的灰,从小窗内能看到那个个子高挑面容精致但总是脏兮兮的小子在他公寓外那片永远灰蒙蒙的天空下来回转着圈。

  男人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腹部,皱着眉头,但是在之后的一声叹息里又无奈的笑了出来。

  这傻小子,捅了那么多天也不知道换个地方捅,感情疼得不是你是不是?

  在黄渤锁上门前,昨天早上死在鱼缸里,翻出青白肚皮的小金鱼欢快的在清水里游来游去。

  这不是属于罗志祥的一日囚,而是属于黄渤的一日囚。

  

  07.

  黄渤站在巷子头,看着像往常一样冲他一步一步缓缓走来的罗志祥,笑着张开了双臂。

  

  END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