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瘫九

设宴 /1

设宴


1.

直到很久以后,久到孙红雷如愿以偿的当上了警局分局长,小痞子扭送了一批又一批,他还没搞明白当初自己对罗志祥的那一股子执着劲儿从何而来。

他把这缘由不假思索的归罪于小青年那比他眼睛还大的卧蚕。

谁让你是我社交范围内为数不多的颜值和我不分高下的人呢。

2.

两辆蓝色的破旧货车嘶鸣着停在玩具厂的门口,巨大的车身不稳的晃了晃。本来聚拢在厂子门前的几撮人一拥而上,一个接一个帮着卸货。人一走只剩落在最后的一位,蹲在地上抽烟没几口的青年被工头敲了两下脑袋,不耐烦的吐掉嘴里的半截烟,拍拍牛仔裤上的烟灰,冲着中午似火的骄阳不满的眯了眯眼睛,高挑的身板像是刚抽条儿的柳枝。

手里被塞了两个摞起来有他一半高的纸箱,青年往后一踉跄,摇摇晃晃的掂了掂手里的重量。被染成金棕色的刘海不适时机的落在他右眼上,他撅起嘴向上吹气,想将过长的发丝甩到后面去。

不料,这一瞥,半个车身隐蔽在厂子外面灌木丛后面的灰色面包车成功的在他的视野里占据一席之地。

边儿上吭哧吭哧搬完六大箱的迅子见着青年脚底下长根了似的站那儿一动不动,工头直到这家伙平时懒惯了不管他,迅子蹭过来,用手肘撞撞青年裸露在外的手臂。

“那条子又来啦?你说他是不是想追你啊,天天在这吃喝拉撒的,就差睡了。”

“屁啦。”青年回身,踹了他屁股一脚,将手里的箱子塞给迅子,“搬你的。”


“出厂两次,一次在后墙解手,另一次进了对街的便利店,用时十五分钟……”孙红雷头也不抬的挥走在他耳边跳华尔兹的小生物,咬着笔盖发出的声音模糊不清,本子上被他印着几行狂放不羁的字迹,满意的将本子扔一边,一抬头。

……恩?人呢?


3.

耳边炸雷般响起拍玻璃窗的声音,与其说是拍还不如说是砸,男人惊得一按汽笛,小眼儿一瞥就认出窗外的小青年就是自己连解手都要凑上去跟踪的目标,只不过目标现在脸黑了个彻彻底底。

本来也没多白。孙红雷咕哝着,不情不愿摇下车窗,眼睛从墨镜上方瞅瞅小青年。

“警官,你都盯了我一个星期啦,累不累啊。”小青年一张口就是十八弯的台湾腔,没字幕还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他手肘搭在窗沿,弯着腰,阳光懒洋洋的趴在他的背上,手里绿色的长颈瓶叮当作响,“我请的,提提神。”

男人脸上没一点身份暴露的窘迫,十分自然的伸了手就要接瓶子。没成想小青年眼神一狠,嘴角勾着猫一样的笑,手一挥瓶子在车窗沿上炸开,啤酒喷了孙红雷一脸,后者平静的伸手抹抹脸,盯着一点酒液从青年手里的半截啤酒瓶一点一点顺着手臂的肌肉线条往下滑。

小青年还是把唇角抿起一个弧度,和他的动作一点不符的笑成眉眼弯弯。孙红雷的视线往下走,从对方蜜色的颈间走到紧紧贴合着皮肤的黑色背心的腰,不过再往下被车门遮了个严实,警官有点不满。小青年似乎不在意他赤裸的要着火的视线,大大方方的任由他视线强奸。

孙红雷推开车门,原本靠在上面休息的人被推开几步,然后被几只疯狂窜出的绿眼苍蝇吓了一跳。警官腰一猫,从他的手臂下窜到背后,抓住他的手腕,往上一推,把他整个人反向压在车门上。小青年额头牢牢地顶着窗沿,怪难受的,憋出一个断断续续的闷笑,“你这车是不是藏尸体了,脏死了。”

“没听说混混还有洁癖的。”孙红雷湿着半边头发,嗅着对方身上和自已一模一样的大麦香气,假装没看见青年手臂上暴起的青筋。

青年不服气的转转手腕,被身后人抓的更紧了的同时无奈的叹了口气,大眼睛骨碌骨碌的转,将视线落到主驾驶座位上摊开的记录本,浅色的唇动着,默默的读出上面的句子。

坏了坏了,孙红雷心想。

“……孙红雷你这个大变态!”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