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瘫九

设宴 /2

设宴

3.

孙红雷扳着手指头数了数,他盯了小青年一个礼拜了,也遇见他一个礼拜了。

若不是那天有对方的出现的话,孙红雷实在不是很愿意回想起那天的乌烟瘴气。


黄磊的命令下来了,他被指派去盯梢B区那个一直以来都有走私嫌疑却无奈没给警方留过把柄的老鼠王之。根据从王之那边插的眼线传回的消息,今晚王之和整个帮派的兄弟都会聚在坐落在寿平路的酒吧,到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会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孙红雷一向对那种鱼龙混杂的声色场所怀抱着极大的抗拒,可惜黄磊是他的顶头上司,软磨硬泡威逼利诱死不要脸的作用在黄磊那儿小于等于零,气的他在一边吹胡子瞪眼睛——他没胡子,吹的是黄磊的胡子。

“红雷啊,不去也行,不就一个电话的事儿吗,我明儿就给你调到扫黄大队去。”

他的顶头上司笑眯眯的如是说。


“嗝……来两箱啤酒。”一个小弟模样的人跌跌撞撞的扑倒吧台前,在嘈杂的鼓点里扯着嗓子对调酒师喊,食指上的戒指在玻璃台面上敲得咣咣响。见自己说话的对象放空似的依旧进行着擦杯子的动作,酒精钻进血管,话语间也更加的不耐烦以及挑衅。

拳头威胁性的抬起来,刚挥出不到半米,腕部就被一股力量硬生生的扼住在原地。衣着得体的中年男人面无表情的拎着他的袖子将他的手拽离那些高脚杯半米开外,然后单手从吧台后面提了啤酒上来。

“……抱歉,太吵,没听见。”

那人缩了缩脖子,酒醒了一大半,费劲的将手腕从那铁钳般的束缚中挣脱出来,急急忙忙提着啤酒就走,嘴里咕哝着细细碎碎抱怨的句子。

孙红雷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背影看,注意到那人离去的方向就是王之他们那群人所在的桌子。他不自在的扯了扯有些过紧的领结,迅速的将那边的所有人的脸都过了一遍,然后在王之的视线转过来之前将目光放回自己的杯子上。不过很快他就用余光注意到了王之他们那伙人感兴趣的不是他这个冒牌调酒师,而是酒吧正前方的小型舞台。

扭动身体的人们实在太多太拥挤,孙红雷踮了踮脚才能将前面乐队的情况收入眼底。舞台上几个人及其符合他对地痞流氓的形象定位,染着个五颜六色的头发哑着嗓子装老摇滚,大概唯一一点和平常乐队不太一样的是,主唱和吉他手站在台侧,而一向被摆在最后的爵士鼓则被摆在了正中央,强烈的鼓点一波一波撞击着脆弱的耳膜。

打鼓的人有着一个很年轻的轮廓,大概也有一副年轻活力的身体,酒吧里冷蓝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孙红雷感觉这令人讨厌的颜色都没有那么让人浑身不爽了。还没等他伸长了脖子看明白,主唱发出一声哑了嗓子一般的嘶吼,鼓手低埋下头,头顶灯光灭下去的同时从黑暗里爆发出一串快速的近乎疯狂的节奏,而同时气氛也成功被他带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顶端。


在人群第二波高潮的尖叫声到来之前,警官终于得以把那个鼓手面容看的一清二楚。


他刚好捕捉到那个年轻的鼓手抬起头来的一瞬间。过长带着湿气的刘海被他潇洒的甩到右侧,脸颊和额角因为布了一层薄汗看上去晶亮,因为无袖背心而裸露在外的手臂绷起好看的流畅线条。当他用力抛起鼓棒的时候,还能看到修长的脖颈上爆出来的丝毫不显突兀的青色血管。他很少能从不是警察的人中发现这么一具蕴含着强大爆发力和力量美的男性身体。

有个很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就这么发生了,明明孙红雷离那个鼓手几乎是几十米开外的距离,可他就是能清晰的看到那人在接住鼓棒之后无意识露出的一个孩子气的笑容,当对方的眼睛笑的弯了一下的时候,孙红雷能感到自己直溜溜的性取向也跟着弯了一下。


4.

当王之那一群人站起来向那个鼓手吹口哨的时候,警官差点一个失手把杯子打破。他看见那个小青年从台子上跳下来,被他的盯梢对象搭住了肩膀,用力拍了几下,然后勾着他拉回自己的座位。

他立马得出两个结论。这个鼓手是和王之一伙的;这王八犊子今天看起来似乎真的只是和手下出来Happy。

孙红雷收拾了被他丢在地板上的黑色风衣,正准备向那个不要脸的搭档和上司汇报准备早点撤的时候,突然爆发出来的嘈杂声让他成功将之前那句失手打破杯子前的差点划去了。不过这一声和旁边啤酒瓶子摔得粉碎的声音比起来就微不足道许多。

他懊恼的将脚下的碎玻璃碴踢走,反省着今天为什么如此心不在焉,却突然发现起了口角的正是目标那一桌。他连忙集中精神,表面上云淡风轻见怪不怪,实际上眼角余光紧紧胶着那边的方向——他从没这么懊悔过自个儿妈没把他生的眼睛大一点,现在他也不会这么费劲。


那个鼓手抓着半截碎裂的啤酒瓶,断截面沾着星星点点的红色,一个穿着黄色T恤的人捂着脑袋蹲在他脚边,两个人拽着高挑青年的胳膊拉着他,另外一个人在他对面气的七窍生烟,抓着前者背心肩带不松手,几乎整个领子都被他扯开来,蒙上汗的肌肤被冷光润色的怎么看怎么性感。这个角度孙红雷看不见小青年被刘海遮住的半边脸,只能看到特别好看的下颌线以及暴怒抿紧的唇。

他脚边那个人脑袋挨了他一瓶子似乎还在低声哀求,被鼓手踹了一脚屁股后差点趴倒,又锲而不舍的扑过来抱住他大腿继续喊着什么。孙红雷瞥见青年好像使了点什么巧劲儿甩开身后的人,像头张狂的狮子反手将拽着他衣服不放的人一拳揍倒,两人一起滚到在桌子上,啤酒瓶和玻璃果盘的碎片哗啦啦淌了一地。

像这样的地盘,干起架来似乎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酒,女人,都能成为一场纷争的导火索。但是不知道缘由的,孙红雷内心执拗的认定,青年挑起这场架一定有他自己特别的理由。

一直坐在沙发上冷静旁观的王之终于慢吞吞的站了起来,端着杯酒,面无表情的从小青年的脑袋顶上浇了下去。后者被酒液呛了一下,在喉咙里咳了几嗓子,手还掐着身下人的脖子不放手,猛地抬头看见面前人的时候稍微迟疑了一秒,被酒浸的湿漉漉的睫毛扑闪了三两下。

王之趁机把他从身下那个半死不活的人身上拽下来,拍拍他的肩膀,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又安慰性的笑着捏了捏他的面颊,转身向后门的方向离去。小青年的面容柔和了点,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么怒不可遏了。他接过刚刚趴在他脚边的那个人递过来的毛巾,胡乱抹掉脸上和胸口上的液体,踢了踢地上那个刚刚和他扭打成一团的人,从他身上跨过去,领着剩下的人头也不回的跟上王之的脚步。


孙红雷系上风衣的扣子,迅速将墨镜架在鼻梁上。他明白今天的盯梢到这里就结束了,恋战永远算不上件好事,特别是对于处在明面的他们来说,既然在酒吧里没有什么大动作,那么出去跟上迟早会暴露身份,也会让王之这只老鼠藏得更深。

他匆匆出门的一刻听到一声不大的口哨,条件反射般转头,不偏不倚撞上小青年回过来的视线。


他冲他歪了歪头,眨了两下右眼。


孙红雷走回公寓的时候拼命地掐自己大腿保持清醒,一边疑惑自己没喝酒怎么莫名其妙站不稳走路不走直线的同时,下定了准备开始接近这个小青年的决心。

这个人估计和王之交情不浅,在帮派里绝对也有着一定的地位。既然不能惊动过于机敏的老鼠,那他就试着把这头狮子收入网中。

当然,这只是他撇去大半私心后剩下的勉强看上去冠冕堂皇的理由。



5.

小青年姓罗,罗志祥。道上的人管他叫小猪,胖胖的,带个细卷尾巴的那个小猪。

孙红雷第一次听见这个称呼的时候抑制不住的笑了三个小时。和他搭档了些许年的黄渤特别嫌弃他,给黄磊发微信的时候还不忘踹他两脚。

那王之外号还老鼠呢……怎么不见得你他妈笑成这个疯样。

那不一样。男人在床上笑的直喘,哎呦哎呦的捂肚子。那哪能一样。

他觉得很好笑啊。那么危险痞气的一个人,被叫成这种粉粉嫩嫩毫无杀伤力的动物,又实在是过于可爱。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