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瘫九

设宴 /3

6.

三伏天太阳毒的很。

黄渤一脸复杂的看着副驾驶上自己的同僚用以一种小学生记笔记的认真神态往本子上一笔一划的写下罗志祥今天第三次的动向后,实在按耐不住自己暴脾气,重重一拳砸了方向盘。事实证明这招十分有用,孙红雷在座位上蹦起半尺高后从墨镜上方慌张的扫视窗外,“怎么了?罗志祥出来了吗?罗志祥走了吗?”

“……”黄渤用一种明显的关怀傻子的眼神瞅了他一眼,暗地里顺顺气。“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我怎么了就看上人家了。”孙红雷头也不抬,“他是王之那边儿的人,黄渤你是不是傻。”

“好好好我是我是。”被彻底打败的黄渤竟也稀里糊涂的顺着他的话下去继续说了,“那你他妈的天天跟追小姑娘似的跟在人屁股后面?”

车里一如既往打的热火朝天,两人并没有注意到,从对街便利店走出来提着两个塑料袋的罗志祥,看似无意的往他们的方向瞥了一眼。


7.

当罗志祥第一次在玩具厂门口遇见向他问路的一张颇为熟悉的脸,他认为是偶然。

当罗志祥第二次在面馆抱着碗面吃的津津有味对面突然坐了个人,他觉得是巧合。

当罗志祥第三次捂着肚子冲进酒吧厕所的正要拉开拉链开闸防水的时候,对方慢条斯理的推开门站在他旁边的一个位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下体某个部位看,他终于没忍住。

“我给你三秒从这里离开,今天再跟着我我就把你脑袋扭下来涮马桶。”

肚子还是疼,他讲这话的时候尾音带着一点颤抖,本该充斥凌厉气息的双眼水润的不行,咬牙切齿的威胁配上一口软萌的台湾腔顿时气场减弱了一大半。孙红雷终于舍得把视线从那个不可描绘的位置慢慢往上移,移的特别慢,以至于终于对上小青年的目光后后者觉得自己的肾已经开始憋出毛病了。

当然,如果这个时候孙红雷右手令人猝不及防的就按上了他裤裆的话,罗志祥一直以来一张能说会道的嘴都吓得舌头打结牙齿打颤。

“要……要不,涮我的?”


最后看在小青年捂着肚子跟姑娘痛经似的都快要整个人蜷在地上直哆嗦的份上,孙红雷终于善心大发的准许了他进隔间上厕所的要求,还顺便及其好心的帮他拉开了拉链。里面响起冲水声后,就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

男人敲了敲门,“三秒,不然我就踹门。”

门被猛的打开以至于撞上门口来不及躲避的人。孙红雷捂着鼻子看着小青年气势汹汹的从隔间里冲出来,如果只看那双几乎要把他瞪得灵魂出窍的桃花眼而忽略带着的几分羞赧的话,他觉得还是挺有震慑力的。

果然好看的人,生气起来都这么好看。

男人揉揉被撞红的鼻头如是想。


幸运的是,罗志祥看起来没有要扭头走人的欲望,这就代表了孙红雷用不着再跟着他一路走出门。他拉住孙红雷的衣领一路拽进刚刚的隔间,手一甩门顺势落锁,而青年则轻盈的跳上马桶盖,坐在水箱上轻佻的盯着离他不到一尺距离的孙红雷,活一副痞子模样。

“警官,您直说吧。找我什么事?”

这下轮到孙红雷挑眉毛了。他低头上上下下把自己检查了一遍以确认没有把警员证的哪个边边角角露出来,才抬头透过墨镜低声询问。“你怎么知道的?”看见对面人嘴一张又要侃天侃地,墨镜被他摘了拎在手上,继续逼问,“老实点。”

罗志祥乖乖抿了唇闭嘴,眼睛瞟瞟孙红雷拿着墨镜的右手。

孙红雷下意识的将手缩到背后。他的右手中指食指两根指头上的是常年握枪所遗留下来的两块结实厚重的茧子,职业味道太浓重,当时黄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死活没让他去王之那里做卧底,而是选了一个警校刚毕业素未谋面的孩子。当然,智商是另外一原因,亲爱的黄老邪原话。

观察力不细致敏锐到一个度的人根本无法轻易的发现,面前这个人比他之前想象的要危险的多。在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孙红雷条件反射的想拉开一个安全的距离,而在他移动了半步发现自己已完全贴上墙壁后才发现两人之前有多么的近,罗志祥稍微往前倾一倾就能碰到警员的胸口。

而他发现罗志祥完全不在意。这么短的时间他已经点了一根烟,叼在唇间向上斜着眼睛看他。孙红雷抢过那支已经吸了一半的香烟叼在嘴里,含混不清的说,“小孩子抽什么烟。”

罗志祥似乎被他这话逗得扑哧一乐,将原先嘴里含的一口烟吐出来,青雾喷在孙红雷脸上,令他不适的皱了皱眉。

“说谁呐。”

孙红雷很快的发现了青年说话的一个小习惯,结尾末字话音落并不闭拢双唇,而是保持着原来的口型。青年红润饱满的双唇微张,烟雾从之间消散在有些闷热的空气里,晶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忽略掉发色和耳钉的话完完全全是一副甜美如孩童的脸庞,又偏偏性感的要人命。

男人思考了一秒,然后伸手扼住罗志祥的下巴,嘴堵了上去。快要燃尽的香烟从指尖掉到地上,蹭过黑色的风衣衣摆,在瓷砖地上闪亮出一点火星。灰色的烟雾在两人唇齿之间交换过渡,然后随着温热的呼吸进入彼此的鼻腔,有点刺鼻,青年不适的眨了眨眼。

半分钟之后青年迅速把他推开按住T恤下摆,他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将对方的衣服撩到了腰部以上。唇齿间全都是浓烈的烟味儿,孙红雷顺便踩灭香烟,罗志祥舌尖轻舔唇角的无意识动作落入眼底。他吞了吞口水,喉结滚动。

“亲着亲着就脱衣服,你这什么习惯啊。”如果不是指尖意犹未尽抚摸嘴唇的动作出卖了他,还真有几分埋怨的样子。

“你不也挺享受的吗。”孙红雷反驳。他低头理了理凌乱的衣襟,把警官证扔到罗志祥双腿之间,“我要你当我的线人。”

青年没答话,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玩着那一本小小的证书,孙红雷注意到他手上的两个银色的戒指,样式简洁的与他身上其他夸张的首饰格格不入。然后他露出一个和男人那天看到的一模一样的笑容,眼睛弯起来,整个人轮廓又深了几分。

他将证书抛回给孙红雷,后者自觉地打开门锁让出一条路,罗志祥跳下去从他身边走过,右手手背擦过男人的大腿外侧,不知有意还是无意。

他打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