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瘫九

设宴/4

8.

孙红雷像是笃定了罗志祥一定会接受这个条件一般,每天死心眼儿了一样开着一辆小破面包车守在玩具厂蹲点,专门盯紧了罗志祥不放,黄渤见正好有机会向黄磊讨一辆新车,数落了两次也就由着他去。

厂子里的人除了偶尔出来查货的王之有点怀疑的往这边瞥过几眼,其他人基本见怪不怪地照样吆喝着搬货,毕竟他们厂子的小猪从来不缺乏一些接近疯狂的追求者,甚至不分男女。而他们口中的小猪,正趴在厂子里那道低矮的墙沿上懒洋洋的晒太阳。

 铁皮卡车摇摇晃晃的开进徐徐打开的自动栅栏门,王迅从厂子里面走出来,腋下夹着一块板子。他谨慎的看了眼车牌,挥手示意将门关上。尽管主要是盯罗志祥的私心占了大半,可是多年从警的经验立刻就让孙红雷整个人拧紧了发条一样弹起来,支起身子,墨镜镜片后面的眼睛目不转睛的注意着不远处厂子里的动静。

现在是下午,厂子里的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几个都聚到这辆车边上了。罗志祥在阳光底下慵懒的将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在看见王迅冲他招了招手后,不太情愿磨磨蹭蹭的从墙上跳下来,动作轻盈的像只野猫。

啧,有戏。孙红雷在心里默默念叨。平时罗志祥从来不参与盘货查货这种活儿,都交给手底下的人干,平时就算倒立在墙头练瑜伽都没人敢指挥他,这个时候却要叫他亲自下去,估计这次走私的不是什么小生意。

罗志祥走到从卡车上下来的司机前,点了点头算作打了招呼。他叫司机一声启哥,这人跟了老陆十来年,他上次跟着王之去大会上的时候打过照面,是个挺严谨的中年人,看着罗志祥的眼神总有一种又怀疑又轻蔑的意思在里面,小眼睛从不正着看他。

对此青年视而不见,挥挥手示意大伙们去后备箱卸货。这种眼神他见过太多次了,记得上一次见到的时候是在王之一个心腹的脸上,不过这名所谓的心腹已经不知道烂在港口那片海的哪个角落了,王之亲手杀的,他亲手抛的。

他低着头从刘海的缝隙里又瞥了张启一眼,那小眼睛的轮廓怎么看怎么像孙红雷,不过就是没孙红雷那么有戏就是了。害的罗志祥扑哧一下没憋住,笑出声,被张启的手下瞪了一眼。

他们之间不需要交流,甚至不需要眼神沟通,张启已经转身率先随着几个人进了厂子,王迅紧随其后。罗志祥扒开箱子往里瞅了一眼,是包装的很普通的成人情趣玩具,明晃晃的粉,但青年太清楚不过包裹在这下面的罪恶和腐败。他皱起了眉毛,往孙红雷车子的方向瞥了一眼,然后转身拉上铁闸门,跳上车,把车开到灌木丛后边去了。

车里的男人急的抻长了脖子。他不知道罗志祥有没有提醒他们附近有一个警察存在的事实,但是他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连车牌这个线索都被树木严严实实的挡掉。他懊恼的锤了一下方向盘,把鼻梁上的墨镜勾下来倒在椅背上。他扔在副驾驶一堆垃圾下的手机顽强的震动了一下,孙红雷闭着眼睛拨开杂物,屏幕上没有显示号码,是一条短信。他蹙紧了眉峰,指头在荧幕上停留了一会儿,顿了顿,还是下决心点开。

是一串车牌号码。  


罗志祥侧坐在主驾驶上,两条长腿垂在烤的有些发烫的椅沿直晃悠。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简讯已发送的提示,心里有点儿没底。青年焦虑的把刘海撸到脑袋后边儿去,一绺头发贴着他汗津津的额头,掂了掂手里的手机,准备删掉发件箱里的记录。

他屁股底下的座位突然被狠狠踹了一脚,塑料支架发出不堪重负的一声响。

“Shit——”这一踹罗志祥差点没从椅子上滚下来,青年一声粗口在看清来人的面孔后硬生生敲碎在喉咙里。张启粗鲁的抓住他手机的半边,后者握牢了自己的手机和他僵持着,手心一下子渗出的冷汗让他差点没抓住。

“你他妈刚刚跟谁发短信?”中年男人着了魔一样似乎就是笃定了这手机里有鬼,小眼睛暴怒地睁大,另一只手牢牢的扣住罗志祥的手腕,力气大得让他有一种自己腕骨即将被捏的粉碎的错觉。青年疼的嘴唇发白发抖,突然冲他笑了一下,带着与平时别无一致的轻佻。

“我男朋友啊。”


男人一愣。罗志祥变本加厉,他将自己那张妖精似的脸庞往前探了探,阳光在他颈窝和汗淋淋的锁骨处留下金黄的痕迹,他舔了舔唇,抬起嘴角,琥珀色的眼眸中是与他甜美脸庞格格不入的冷漠和勾魂,像电影里那些在不谙世事的年纪举刀杀戮的孩童。

甜美而天真的脸,阴郁又疯狂的眼。


青年的脸庞被一个耳光用力打的偏向一侧,他无所谓的用舌头卷走口腔中的血腥味,任由男人将他从座位上拉下来掐住他的脖子。座位上的手机被罗志祥垂下来的手扫到地上,他将手指插入扼住他脖颈的大手之间的缝隙想要夺取一丝空气的同时将手机向后踢到了车轮底下。

“操你的,你就是个婊子。”罗志祥嗡嗡作响的耳边几乎能听清楚张启咬后槽牙的声音,他的手胡乱地扣住住男人的手指想往外掰,却一次次无力的在边缘滑落,“你别想在往上爬了,这个位置你也呆不了太久。”

脆弱的喉管发出不堪重负咯咯的声音,罗志祥的腿发软,视野慢慢形成一片模糊的黑色,不过他还是笑,笑出来一股有本事你就来掐死我的意味。张启疑惑着这在他眼中只会因为男人而大张着双腿然后用肮脏至极的手段往上爬的年轻婊子是怎么在这种狼狈危险的处境下笑的这么好看又镇定,仿佛被严重威胁到生命的人不是他而是自己一样。

可能是自己的力度不够吧,他这样想着,直到听到了王迅一行人匆匆往这里赶来的脚步。

张启手松开的同时罗志祥双膝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扬起一阵不小的沙尘。他捂着嘴咳得整个身子都在抖,然后抬手挡开了王迅要来扶他的手。王迅尽管搞不明白状况看两人这幅样子猜也猜得出来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好声好气的拉着张启回到厂子里去了。

张启走过坐在地上的罗志祥旁边的时候故意用鞋跟狠狠碾了一下青年撑在地面上那只将鼓棒玩的溜极了的骨节分明的手,而罗志祥连指尖也没动弹一下。

他的视线越过车头,对着灌木丛后面隐藏的那张脸,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眨了两下右眼。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