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瘫九

逗猫棒与猫薄荷01

题目:逗猫棒与猫薄荷

配对:孙红雷/罗志祥

分级:PG-13(请珍惜现在这个劈鸡,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变成NC-17了)

梗概:孙红雷遇见了一只猫。


孙红雷从未想过他能在片场遇到一只猫。

导演和编剧围在太阳伞下的一小方阴凉下讨论剧本讨论的热火朝天,小助理握着一块湿透了的手帕手忙脚乱的为领导抹汗。孙红雷扯开领子扇出一阵闷热的风,将汗津津的手心随意在裤子上蹭了一下,天空白的刺眼,像刷过一层白漆那样渲出令人晕眩的光圈。

“红雷哥,刚刚我给你讲的炸点你都记住了吗?”道具组组长生的五大三粗,黑背心也不知道脱了丢到哪里去了,索性裸了身。他怜悯的瞅了一眼孙红雷身上裹着的一层层的布料,安慰似的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又叮嘱了一遍。“辛苦了啊。”

男人指甲陷进肉,点点头,又摇摇头,唇抿的紧紧的。


这场是爆破戏,剧组应该是早早清了场的,孙红雷需要穿着这一身又破又厚的戏服跑过空旷的街道,右手边第二个店铺里早已设好的炸点会不出意料的爆炸,而他所要做的就只是往左边打个滚,躲避到安全区域就好。

所以当那只浑身乌黑的猫从他脚边窜出来的时候,他在导演和助理此起彼伏的惊叫声中认命的揽过那只猫咪,然后在地上踉跄的打了个有些狼狈的滚,爆炸掀起的沙尘擦过他的脸侧,热浪冲的他头昏脑涨。

“红雷哥!”助理飞奔过来,身后跟着一大群人。

导演几乎是飞扑到孙红雷身边,把他揪起来上上下下扒拉了一遍,确认他没什么大碍后火冒三丈的拽着那只还窝在孙红雷臂弯间的猫的后脖子提在了半空中。

“谁把这只死猫放进来的?”中年男人在一片硝烟里扯着嗓子喊。那只黑色的小家伙似乎觉着被这么提在半空很不舒服,挥了挥右边的前爪,喉咙里呜噜呜噜发出细小不满的抱怨声。

孙红雷把眼睛底下的灰尘抹干净,微弱的耳鸣里夹杂了一声导演的痛呼,然后他看见那只小家伙收起爪子,又轻又稳地落在地上,喵喵叫着,悠然自得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迈着猫步走了一圈,抖了抖胡子,威风凛凛的不像猫,倒像只狮子。

导演捂着胳膊上被挠出来的清晰的白印子,悻悻的找道具组商量新炸点的问题去了。

孙红雷带着本体墨镜盘腿坐在地上读剧本,皱起来的边角突然按上来一只黑乎乎毛茸茸的爪子,然后那只害的自己必须要重拍一遍的罪魁祸首旁若无人的从剧本边缘矫健地跳上来,然后在他两腿之间形成的空间里变换了几个角度,舒舒服服蜷成了黑色一团。

男人愣了一下,上臂抬起来不知道如何是好,像将自己刚出生的宝宝抱在怀里而手忙脚乱的年轻父亲一般。猫咪似乎不满于他的僵硬,眯着眼抖了抖胡须伸出爪子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大腿,只有他半个拳头那么大的小脑袋枕上了他的膝盖。

男人低下头仔细的看它——说真的,他还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打量过一只猫。通体乌黑得没有一丝杂色的毛,浅琥珀的瞳孔在太阳底下近乎于金,小下巴尖尖的。

“你害我差点受伤,重拍,剧组还要放置新的炸点,”孙红雷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猫咪的脑袋,又捏捏它薄薄的耳朵尖儿,上面一簇绒毛柔软地扫过他的指腹,“你怎么还这么嘚瑟啊?”

回应他的只有猫咪拖长了嗓子懒懒的一声喵。


新的拍摄在下午开始,而这次猫咪很识相的没有再次出现在镜头里,躲开几个女孩子伸过来想要抱它的手,只是在架着摄影机的三脚架旁边转悠,尾巴偶尔还不耐烦的拍打着地面。

没有了不明生物的打扰,孙红雷秉持着自己作为演员及其敬业的精神态度完美的完成了这次有些危险的爆破戏码,在助理七手八脚把他身上那套破破烂烂的衣服扒下来的时候那只猫咪又慢悠悠的走过来,低头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裤脚。

“你怎么又来了——”孙红雷蹲下来,指头笨拙的在它毛茸茸的头顶搔了搔,对方似乎受用地抖了抖耳朵尖儿,有力的尾巴贴着孙红雷的大腿不紧不慢地转了一圈,抬头一双琥珀色的晶亮猫眼炯炯有神的盯着他,目不转睛,一直看的孙红雷受不了扭过头去才肯罢休。

不懂猫不爱猫却莫名其妙招猫喜欢的人总是遭人嫉妒的。片场的姑娘怨念的三三两两聚成堆,远远地看着那只疑似野猫却毛色油亮水滑的黑猫享受的靠在孙红雷的脚边,小狮子般高傲,懒懒散散又不可一世。


新戏在一个礼拜后的月末顺利杀青了,出人意料的是几乎每天黑猫都不知原因的准时出现在片场,在把导演到编剧都挠了个遍后,总算学会了偶尔收起指甲摇摇爪子,敷衍的喵几声。不过没人愿意去责备他,毕竟他实在是太漂亮,毛比家养的猫咪还要柔顺上些许,竖起尾巴尖儿炸毛时候的样子也要比其他猫咪可爱许多倍。

孙红雷给他起名,叫小猪。助理在心里暗自庆幸没给一只猫取什么叫二狗子的名字的同时好奇的问他为什么。男人墨镜下的眼睛一斜,说,你没见他有多能吃啊。

“你个臭不要脸的——下去!我警告你!”孙红雷蹲在椅子上拼命的护着自己的盒饭,小猪后爪踩在他膝盖上,两只黑色的前爪勾在他的衣袖上,喉咙里发出呜噜呜噜的警告声——除了和孙红雷抢盒饭的时候他才懒得这么叫呢。

猫咪的两只小爪子艰难的攀上饭盒的边缘,然而孙红雷下一秒就把手臂抬起来,小猪的整个身子腾空,后腿在没有着力点的空中乱踢乱蹬,可是前爪还是执着的抱着饭碗不松手。孙红雷恶作剧般的抱着碗晃了晃,猫咪的身子在空中绷成线条优美的弧形,像个钟摆一样摆来摆去。

助理在他上任的第二年终于发现孙红雷对于和一只猫抢饭有着别样的兴趣。


小猪挑食挑的厉害,不爱吃猫粮,蔬菜一口不碰,对着孙红雷碗里的肉眼睛跟饿狼一样冒绿光。而孙红雷已经从一开始的和一只猫斗智斗勇转变成了挠着小猪的肚子得意洋洋的说着“这才是我家猫只吃好东西”的欠揍样子。

而黑猫只是严肃的抬起前爪,将孙红雷扣在它脸上那一副墨镜勾了下来。


TBC


评论(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