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瘫九

设宴/5

9.

“你是怎么知道那辆车涉嫌走私的?”黄磊专注于手上的文件,手腕上下翻飞将黑色工整的签名印在公文的右下角,目光飞快的在狭窄的行间扫着。

孙红雷轻车熟路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猜的。”

咕嘟一口咽下去后才察觉不对,他扁着嘴朝空气里“呸呸”的吐了几口茶叶沫子,皱着鼻子瞅了瞅杯底。

“我说你这茶叶都长毛了,还拿出来招待客人啊。”

黄磊一把把他嘴边的茶杯夺过来,“不会喝就不要喝,还真把你自己当客人了。”他把笔帽扣回钢笔上,抬眸直视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百般聊赖转椅子的孙红雷。后者被他盯得发毛,只得耸了耸肩交代出实情。

黄磊抿着唇听起了他的叙述。当孙红雷讲述到罗志祥被张启突然莫名其妙掐了脖子那段,西装袖口里漏出来那截手腕不着痕迹的僵在半空,指间的钢笔啪嗒一声落在厚厚的卷宗上面,骨碌碌的滚到孙红雷指边。

孙红雷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黄磊不动声色的将笔收入掌心,听着他自顾自滔滔不绝讲下去。

男人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黄磊一眼。他正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黑色的木桌面上只有一支钢笔和几本卷宗,以及一张孤零零的相框,显得他整个人竟消瘦了几分。他双手十指交叉搁在下巴下面,目光落在前面一寸的桌面上,孙红雷读不透里面的若有所思。

他安静的合上了门。


他不知道那天以后罗志祥怎么样了。青年很少在工厂门口出现,鲜少几次也是埋着头匆匆从灌木丛后面走过。偶然一次见他穿着熟悉的黑色无袖背心,外套的袖子挽起来,孙红雷透过脏兮兮的车窗玻璃看清他小臂上一块青紫色的瘀伤。车窗被他打开一条缝,暑气中带着草木香。

他想起罗志祥那件黑背心上的味道。血和汗,淋在肩带处啤酒的大麦香气,荷尔蒙。些微的麝香,还有他抽的万宝路的廉价气味,有些轻微的滑稽感。

他想着这些,把后槽牙咬的咯咯响。

 

罗志祥他是没法儿见面,任务还是得继续,王之他还是得继续盯。工厂里除了罗志祥没人知道他是条子,看样青年是觉得挺有趣,也没向王之透露。孙红雷不禁开始怀疑他和王之的关系是不是表面上那样的惺惺相惜亲密无间。

他本以为自打被罗志祥认出来后自己的盯梢生涯就得暂时告已段落,哪成想他的头儿听了后云淡风轻面无表情的摆摆手下达了任务继续的命令。他差点有那么一瞬间以为黄磊想害死他。

最后还是黄渤给他做的心理疏导,戳戳他脑门子,末了还来这么一句,“你还想不想追你那小情人儿啦?”

他听完一脚就踹过去,生龙活虎掌着方向盘蹭一竿子就干局里去了。


男人蹲在Stage的后门,霓虹牌组成的字母在他视野上方闪着令人生厌的光。他打开腐朽的木门,朝一个同样做服务生的眼线打了个招呼,轻手轻脚的路过王之一伙人所在的包房,然后猫进厕所隔间,将自己的风衣以及口袋里的警官证和配枪放到防水袋里扎紧口藏进水箱,对着自上一次就被他塞到衣柜深处的侍者服装嫌恶的皱了皱眉。

出来的时候同僚已经在厕所门口转悠了一会儿了,比他年轻些的警官将两箱啤酒塞进他手里,朝他做了一个“小心点”的口型。孙红雷一把拉住人家的胳膊,凑上去小声问道,“你看见小猪了吗?”话已出口他就有些后悔,对方不是黄渤,哪知道他口中的小猪是谁。

如他所料男子抽回胳膊,警惕的朝四周扫视了一眼,压低嗓音,“您说的谁,我不认识。”

“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挺年轻的,长得跟小姑娘似的,特好看。”他急于向对方描述青年的长相,却窘迫的发现从他肚子里搜刮不出来多少词儿,憋红了张冷峻的脸。

“那没有。”对方倒是歪了歪头,爽快的给予了答复。“前辈你一说年轻就知道了,他们那一群人都是四五十岁的长相,哪来什么小姑娘。”

他提到嗓子眼的心慢慢沉静下来,在胸腔里有力的跳动,但又因为意识到自己今晚无法见那人一面有些遗憾。

同僚被招呼走了,他一个人提着两箱啤酒一动不动的站在有些嘈杂的酒吧厕所门口。离目标包间的距离不远,孙红雷却像脚下生了根似的迈不开一步。

他想着罗志祥,想着他在的话应该坐在舞台那边的架子鼓那里,仿佛那儿就该是他的归属,想着汗珠从他完美的下颚线条淌到胸口,想着他呼出来温热又带点湿气的鼻息,想着他的眼睛就像终日被雾气笼罩突然被日光照透的湖。


越来越糟糕。


“哟大哥,这两箱啤酒是送我们房儿的吧。”肩膀一下子挨了重重一拍,他慌张的应了两声,一个小年轻熟门熟路的搭上他的肩膀揽着他就往他盯了很久的那个房间门走去。男人手里两箱子啤酒瓶壁叮叮当当的互相碰撞,一口气堵在嗓子里不上不下的难受。

门打开时轻微到可以忽略的铁链绞合声音毫不意外的湮没在玻璃杯碰撞和划拳的叫嚣声中,孙红雷缩着脖子低着眼眸做出一副提心吊胆的怂样子,眼角的余光瞥到王之正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搂着一个年轻女孩给对方灌酒,女孩的面孔被隐藏在黑色棒球帽下。他小心翼翼的将啤酒一瓶一瓶的掏出来搁在桌子上,动作拿捏的及其合适,将一位唯唯诺诺的侍者形象表现的淋漓极致。

王之眯着眼睛,目光打量过眼前侍者不停往阴影里收敛的脸,不禁萌生出一种奇异的熟悉感。这个时候迅子从左边将他的酒杯满回来,然后在他耳边说,“这个人就是老在咱们厂子前,天天盯着小猪那位。”

“妈的,魅力还真他妈大。”王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将手不老实的放到女孩两腿中间不轻不重揉捏着,她似乎有些抗拒,扭着的腰被男人牢牢箍在臂弯里。

“嗬,追求都追求到这儿来了?”他猛地拔高了声音,除了几个烂醉如泥的家伙剩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这边来。一个不长眼色的小弟还兴致勃勃的摇着骰盅,被旁边人恨铁不成钢的揍了一下后脑勺。

“没……没……”孙红雷憋红了脸,眼睛紧张的眨动着,之前的气场完全松懈下来,沉默的和空气融为一体,薄如刀锋的唇抿成一条线。“他……他……”

“还是个结巴啊,怎么,不会好好说话?白长一张那么凶的脸。”侍者猛摇头,王之满意的嗤笑两声,“怎么,想不想跟弟兄们玩玩儿?”

他的手向深处摸去,身上人明显往回缩。“这女的怎么样?”这句话他是问孙红雷的。

他这才注意到姑娘的身形并不娇小,甚至比弯着腰坐还要比王之高半个头。他也注意到其他人明显带着嘲笑和看好戏的目光,以及女孩脚踝上的刺青。王之将手伸进裤兜里,碰了什么,女孩身体触电般的一抖,踉跄着刚好倒在孙红雷的脚边。

“……嘿嘿。”

“她”一手掀了黑色的棒球帽,一张熟悉的俏脸笑的没心没肺,可孙红雷分明将他眼角的熏红看了个清楚。

“诶,那谁,你也来啦。”

语气中带着些没底儿的虚浮。


孙红雷手里还抓着个瓶子,冰凉的液体在里面晃荡,冰雾将他整个手心染得又湿又凉。


下章有车。

评论(13)

热度(52)